Jaisalmer|大胡子与Bhang Lassi

拿出钱包,我瞄了一眼刚把Bhang Lassi送到我们眼前的大胡子,决定不冒险,问他。

「如果我付你500卢比,你会有钱找我吗?」

时间回转到4小时前,我们站在火车站里,跟一直说没钱找我们的售票员大眼瞪小眼。耗了近15分钟,他才放弃,从收银机里拿出一张50卢比给我们,眼神哀怨得仿佛是我们在敲诈他。那可不是单一事件,更早以前,我们已经遇见N位以没有小钱为借口不找钱的Tuk Tuk司机。

我学乖了,学会提前问对方有没有钱找我,再决定用大钞或小钞付钱。

大胡子挑了挑眉,转身,走到柜台,从抽屉里拿出一大卷用橡皮筋绑着的钞票。他斜靠着柜台,拆开橡皮筋,边嗖嗖嗖嗖地算钱,边问我「多少钱?」

我望向M,他弯弯的眼角已经出卖他,他的眼里没有女朋友,只有一个笑话。走进一间Bhang Shop,问一个无论外型或是言行皆一致表明他有背景的大胡子有没有钱找,我也觉得自己头壳坏掉。

幸好,大胡子不止胡子大,心也大,并不在意,反而因此跟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聊天。

「在马来西亚不合法吧?」

「犯法。」

「我们是合法的。」他呵呵地笑说。

我知道。因为,我们就是看见他门前那红色大写的「Government Authorised」字眼,才决定踏进这陌生的世界。

刷成怪异的粉红色,只有一盏白织灯,昏昏暗暗的店里,我跟M盯着眼前捏得歪歪斜斜的杯,杯里装的就是传说中的Bhang Lassi。

单凭视觉,实在无法看出它跟我平时喜欢的Sweet Lassi有何差异。凑近去闻,鼻子已经快埋进泡泡上的坚果碎里,依旧没闻到任何草药的味道,或者我应该说,没有任何危险的味道。

盯着一头问号的我们,喝完,依旧顶着一头问号。

一杯香浓甜美的Lassi。是的,句号。

我跟M热烈讨论怎么没有「天旋地转」时,一位荷兰男孩走进了店里。他竖起食指,向大胡子比了一个一说「Strong」,而且一下就把刚送到他手里那一杯近抹茶色的Lassi咕噜咕噜地干掉。

发现有四只眼睛在盯着他看的男孩朝我们点了点头,M趁机跟他搭话。他问我们是不是第一次,见我们点点头后,笑笑地说不会那么快有反应的,得等30到45分钟,而且反应因人而异。有些人只会觉得放松,有些则会觉得周围的环境变得特别奇幻,仿佛走在云端。男孩说完又风尘仆仆地走了。

大胡子又开始跟我们聊天。贴切而言,也不算聊天,是我们在听他推荐「只有他托朋友带我们去才有机会参观的手作工坊」,一听就是那一种你进去后他们会「拉闸放狗」,你不付钱不准走的危险雷地,我只是笑笑不回话。

M觉得可能因为我们点的是「Medium」,Bhang的成份不高,所以没有功效。于是,我们又用了一张千元大钞,换了一根「卷烟」和一堆零钱(笑)。

回到房间,我们坐在阳台,期待又怕受伤害地,点着了那一根卷烟。

我大吸一口,结果呛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口里还跟吃完屎似的,留下一股极其难闻的气味。我心里那一把好奇的火苗一下就灭了。M吸三口后也放弃了。我们谁也不想再挑战,于是,那一根抽不到三分一的卷烟也灭了。

那天,我们坐在阳台,聊了好久好久。一直聊到空气里那股邪恶的气息散去,我们依旧没有踏进爱丽丝的世界。卷烟的尾巴没有开出妖艳的花,房间里没有出现独角兽,我们也没有变成泡泡飞向远方的Jaisalmer Fort。是有点小失望,但坦白说,以后应该不会想再尝试,毕竟真的奇臭无比。

对于好奇的事,我始终觉得在安全的环境里,试试无妨。毕竟Rajasthan是Bhang Lassi的故乡,早在吠陀时代就已有苦行僧以吸食Bhang来进入冥想,我们也算是体验了一次特别的「当地信仰」。

最后最后,我不会说Bhang Lassi是旅行Jaisalmer的「必尝」,但也不会劝你「千万别尝」,那是你的选择,而你的安全也只有你可以负责,所以尝不尝你自己想呀~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