露营|梦碎的声音

露营|梦碎的声音

在Decathlon排队等付钱时,我对M说「等明年可以去旅行时,我们去日本露营吧~在日本省一天的住宿钱,就等于我们买帐篷的钱了。」

北海道|神经病才去苫前町

北海道|神经病才去苫前町

跟M说我想去苫前町时,他上网查了一下,从头到尾仔细地给我说了一遍三毛别事件,说北海道至今仍有很多野生棕熊,有多可怕多可怕,最后还牢牢地补了一刀[神经病才去苫前町]。 两星期后,我们就站在苫前町的乡土资料馆前互问[究竟谁是神经病?]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