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邦令金|黄梨花祭

新邦令金|黄梨花祭

是的,2019的我依旧是满世界在乱跑(笑)。2个星期前,不小心就跑进新邦令金(Simpang Renggam),全马来西亚最大的黄梨园里,参加了当地农民们在收割黄梨花前,为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收所办的黄梨花祭。

Ijen|最美的风景 最危险的工作

Ijen|最美的风景  最危险的工作

坐在火山口的另一端,看着眼前的火山湖从原本黑压压的一片慢慢变成梦幻的Baby Blue的同时,我也发现了伊真火山的另一道风景—硫磺挑夫。 Ari说他们一次担一筐的硫磺大约是80到100公斤,一人一天可以往返2到3次,而且因为长期呼吸毒气,他们很多活不过50岁,绝对是世界上最辛苦与最危险的工作。

Holy蟹!!!

Holy蟹!!!

长得白白净净,鼻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一副温文尔雅的书生样的喜庆见一只大闸蟹慢慢朝我们走来,说完[我抓一只给你们看看]立刻趴下,伸手进池子一把抓起了那一只胖胖的大闸蟹。而我,当下心里只有一个OS[Holy Crab,他的样子和言行反差有点大呀~]

沐心泉休闲农场|老茧手

沐心泉休闲农场|老茧手

[我也觉得奇怪,全世界都向往城市,我却偏想住进山里。]他头发乱糟糟的,说话眼睛眯眯的,很亲切,但话不多。我们问及沐心泉农场的由来,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,说他从12岁流浪到26岁,之后开始做生意,开杂货店,售卖农产品,可心却一直惦记着山里。

Urban Retreat Spa|别忧郁,今年未完成的,我们明年再努力(下)

Urban Retreat Spa|别忧郁,今年未完成的,我们明年再努力(下)

记得以前那个Groupon的年代,我跟朋友特别喜欢买折扣卷去Massage,去过一些里面全是怪老头,而且电视仿佛永远无限重放周星驰旧电影的,也去过环境100分可师父手艺0分的(囧)。踩雷踩怕了(笑),所以近年也很少再去Massage了,一直到最近发现了Urban Retreat Spa。

12月好物|别忧郁,今年未完成的,我们明年再努力(上)

12月好物|别忧郁,今年未完成的,我们明年再努力(上)

对12月,我的心情是复杂的。一边厢在期待跟好朋友们约好交换礼物的Christmas Party,另一边厢又在焦急距2018变成过去只有3个星期,而自己去年定下的目标,至今依旧有一堆在闪着未完成的红光。

Olympus|浪中岛追浪

Olympus|浪中岛追浪

1...2...3... 我的3没有尾音,耳边只有咕噜咕噜的水声... 10月的浪中岛,浪远比我所想的汹。明明那五彩绚丽的鱼群就在我跟前,可浪一冲,我的快门就只捕抓到一抹蓝。抬头一看,同行的朋友们没发现有浪似的,玩得嘻嘻哈哈,仿佛全世界只有我,和我手上的Tough TG-5在烦我们该怎么去抵抗风浪。